内江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浙江台州废旧机电拆解业之痛我的钢铁

2021年11月24日 内江机械设备网

浙江台州废旧机电拆解业之痛_我的钢铁

    废旧金属的回收利用节约了大量资源,原本是真正的“循环经济”;国家对其有严格的环保准入规定,也应该是真正的“环保产业”。

    然而,在我国废旧机电拆解行业集散地浙江省台州市,“遍地开花”的拆解作坊在给当地群众带来财富、为周边地区经济发展提供原料的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

    毒火熊熊,良田惊现二恶英

    前不久,研究人员在台州市农田土壤中检测到二恶英类剧毒有机污染物,估计其污染影响范围达几十平方公里。

    专家认为,台州农田土壤污染的主要起因缘自当地盛行的废旧电力容器拆解行业。一些人为了回收废旧金属等材料,以农用地为场所在野外焚烧废旧电缆及电子产品,飞灰沉降,污水进入农田灌溉系统,农地堆放焚烧后的废渣等,造成了有机毒物对耕地土壤的严重污染。

    在污染区域的中心,记者看到:一条四五米宽的水泥路两旁,一边是上千亩的“基本农田保护区”,遍植葡萄、青菜、水稻等作物;另一边则是一间挨一间的废旧电机、电缆拆解作坊。工人在这些“窝棚”式的作坊内进行手工拆解作业,仅有的防护措施只有一双线手套,有的甚至手套都不戴;一些作坊里大白天就燃起小堆的火,焚烧难以拆解的固体废物;田间地头和几乎所有的房前屋后,都露天堆积着成堆花花绿绿的电缆皮和废旧电机;附近的小河沟要么呈酱黑色,要么就漂满绿色或酱红的浮萍,而还有人在水中洗衣服、刷凉席……

    晚上10点多钟,一条河沟对岸燃起熊熊的大火。一股巨大的黑色烟柱遮住了月光,记者闻到一股刺鼻的塑胶燃烧气味。烟柱来自村后的山里。到了跟前,记者看到一个大约1亩见方的露天焚烧场,地面上平铺着成捆的线状燃烧物,火头冲起一米多高。

    一路上,还有数处这样的火光。

    当第二天记者又来到这里时,才发现大约有五六个同样大小的焚烧场紧挨在一起。前一天晚上进行焚烧的地面已经被清理好,只看得出焚烧过的黑迹;场地边的工棚里,几名工人正在处理大捆的废旧电缆、电线,边上整齐地码放着一堆堆各色金属线,一辆载重2吨的卡车也已经装满待运的金属线。

    在这里长期调查的专家说,以前是大白天公开焚烧处理固体废物,现在环境执法抓得紧了,大规模的焚烧都改在了晚上。

    从业者心态:利之所在,“虽污染吾往矣”

    堆积如山的电机残骸间,面目黧黑的工人用锤头、改锥叮叮当当地敲打着面前的机件;儿童在散发出刺鼻气味的油污金属堆边嬉戏打闹……

    在台州的路桥、温岭乡间,这样的场景随处可见。

    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原始的拆解工艺会造成环境污染。然而,在利益的驱动下,没有人顾忌这个。

    路桥峰江街道白枫岙村是有名的“垃圾村”,这个村的村民将房屋出租给外来民工,作为拆解废旧电力容器的作坊。

    村里路边、房屋门口处处都是堆得很高的电子垃圾、废旧电机。

    在这里已经干了四五年的江西人詹义春说:我们夫妻俩在这个村里干,一年纯收入两三万,每年上交村里500元管理费,当上面来检查时,村里给我们提供保护。他说,干这行肯定有污染,但挣钱容易,还不用办任何手续。

    詹还说:我的“货”直接从宁波镇海码头拉来,那里的货场有人生意做得很大,一些小企业和像我这样的个人直接用车去拉货,有人甚至上千吨地拉。找海关通通关系,买价还能便宜点。

    据丹麦研究人员分析的结果,1吨电子板卡中,可以分离出286磅铜、1磅黄金、44磅锡。仅1磅黄金的价值就是6000美元。

    在台州市,官方公布的废旧电力容器拆解产业年产值达到60多亿元。

    上规模的拆解利润之丰令人咋舌。今年18岁的卢大华3年前从江西修水县到温岭打工,从事废旧金属回收、冶炼。他每天的打工收入就有100多元,他“老板”赚的利润更可想而知。

    先进与落后并存:台州拆旧业的前世今生

    实际上,台州的废旧电机拆解业并非只有落后的一面,大型园区化无污染的回收企业也随处可见。

    在矿产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废杂金属再生利用的优点十分明显。据了解,台州地区生产的再生金属,大多数被附近地区的五金企业根据不同需要,分等级收购,每吨价格一般要比原生金属便宜2000元——3000元。仅玉环县铜球阀和汽摩配企业每年要从峰江拆解回收基地购买废杂钢60多万吨。

    据台州市环保局局长阮孟合介绍:目前全市共有国家环保总局批准的第七类废物定点利用单位35家。这些企业都有过硬的资质、先进的工艺,处理的是经环保总局审批的进口固体废物。

    在港商独资企业台州齐合天地金属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对废品的处理绝大部分是物理工艺,不会产生新的污染物;万不得已要对塑胶物品进行焚化,则由符合欧洲排放标准的焚化炉进行二次焚烧,烟囱看不见烟,排放物中没有金属、二氧化硫和氮氧化合物。在这个公司的铝锭厂,高炉产生的热气被循环吸收利用,既节能又环保。

    齐合公司总经理丁国培说,公司去年进口废旧五金200万吨,回收率达到97%-98%,回收品中有黑色金属、有色金属、塑胶粒子、贵金属等,这比我国钢铁企业进口铁矿石划算多了。再者,废铝加工相对冶炼电解铝也有很多优势:第一,不会像电解铝行业冶炼矿石时一样产生大量尾矿;第二,废铝熔成铝锭每吨仅耗电2度,生产电解铝每吨耗电2000度;第三,不存在污染物排放,传统电解铝产业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

    拆旧行业的经济效益确实远大于矿石冶炼行业。然而,只有在环保措施完备、工艺先进的条件下,拆解业才能同时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成为名副其实的循环经济。而在目前的台州,一边是节能、环保的现代化拆解工业园,一边是对环境造成难以逆转污染的大量原始“窝棚”式作坊;一面是80万元一台的焚烧炉无污染排放,一面是露天电缆焚烧场夜半的毒烟遮蔽月光……

    复旦大学研究环境经济学的戴星翼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政府不能满足于搞几个标志性的环保先进企业作为“花瓶”装点门面,更重要的是要把所有落后的工艺一律淘汰。他强调,政府要学会算环境、社会的“大账”,不能仅仅满足于算经济账,对凡是具有公益性的企业,应该给予财政补贴、减免税收等方面的倾斜政策。不付出环保投入的代价,就会产生落后取代先进的现象。(新华网)

瑞沛Lab101

瑞沛Lab101

瑞沛Lab101